Mythsman


乐极生悲,苦尽甘来。


小萌加油啊(02)

4月17日,可能是周末吧,今天早上CT做的晚了。小萌被推了出来,正好CT在排队。

小萌的爸爸问:“你认得我么“

——“爸爸“

小萌的妈妈问:“你认得我么“

——“你是我的医生“

我问:“你记得我么?“

——“不知道。“

忘了她是600度近视,我摘下了口罩。

——“丁丁。“

摸了摸她的手,指头蹭破了皮,红红的还没好,指甲间还有黑色的淤血。

她看了看自己的手,若有所问。

——“不见了,不见了“

“什么不见了“

——“不知道“

戒指项链在她进ICU的时候已经都摘下来了:

“想想是什么“

——“不知道。“

“你什么时候来上海找我玩啊“

——“等一下就好了“

“我考考你啊“

——点点头。

“3+5等于几“(我心里想了7,后来仔细一想应该是8)

——“不知道“。

——“累了累了“

下午3点多,说可以一个人进去探视。小萌的妈妈进去了。

出来说她在里面不听话,劲还大,情绪还是是好是坏,还是不怎么记得人。吐了好几次,还喜欢拔针头和氧气。

带进去前几天她新买的IPhone12给她看,她说她不会玩,等好了再玩。

脑挫裂伤中的血肿一般在前几天会扩大,随着医生逐渐加强给脱水剂。在3~7天内应当会慢慢被吸收,期间病情表征会有所反复。后续只要水肿能被正常吸收,应当会慢慢恢复。

肿块还要吸收。不急,慢慢来。

对了,今天还是小萌妈妈的生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