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thsman


乐极生悲,苦尽甘来。


小萌加油啊(04)

4月20日,第四天,今天没有做CT。

医生说CT做的多了对身体也有影响,况且从症状上看小萌的表现也挺好,反正水肿没那么快消,就暂时先停一天。

下午ICU里的医生出来说要我们自己买一些白蛋白。好奇查了下,白蛋白是比甘露醇更柔和的脱水剂,经常配合甘露醇和甘油果糖一起使用。但是白蛋白比较贵,医保有规定的用量,多开了会给医院罚款。

昨晚和今天早上小萌的爸爸趁送吃的的机会偷偷溜进去看了一会:

现在是20日凌晨四点,事发己过去82个小时,又是一个茫茫一天的开始,昨天约十点,护士将女儿不吃的水果送出。沟通得知还是不肯吃,在我就恳求护士,让我进去喂一个,女儿是很听我话的。护士请示医生后让我悄悄进去,买点粥。悄悄进去后女儿正在闭目仰卧,好象熟睡了。看着女儿手婉上圆形密密的取血孔,我心如刀绞。我喊了声朦朦,女儿闭眼翻了个身,背对我。我又喊了声,女儿说:我不认识你嗳,我说你都没看我,怎么知道不认识我。女儿随后翻身平躺,眼睛看向我,噎!爸爸!我答应,女儿咬着上嘴唇,有熟悉的欲哭的表情,我说朦朦不哭。我说饿吗?女儿说不饿,不想吃东西,我说你不吃我会很伤心的。女儿说好吧。我兴奋不以,立马要喂,女儿要求将床摇高点,吃了2半勺,女儿说不想吃了,我就边跟她说以前的事,边哄她吃,问她以前的事,人,她都说不记得了,我说你会记起来的。女儿吃了七八勺就不肯吃了,说我冷,医生立马过来加了被子。爸爸,我累了,我想睡了,你出去吧,beybey!我退到一边,爸爸马上走,女儿又翻了个身,看着我说,爸爸,我累了,我想睡了,你出去吧,beybey!闭上眼。我说你要听医生的话,我马上走。好的,爸爸,我累了,我想睡了,你出去吧,beybey!我退了出去,医生同意让我六点半左右,七点前悄悄进去再喂点女儿喜欢吃的,说实在的,除了红烧肉外,我还真不知女儿喜欢吃什么。此次过程十几分钟,被女儿赶了出来。女儿!你会好起来的!加油!

看起来比昨天也好了不少,早上叔叔的心情好了很多。

今天轮到我探视。

探视需要核酸证明,早上趁早做了个核酸,说是第二天九点才能出结果,但是下午两点我已经能取到报告了。虽然觉得这有点形式主义,但效率高倒也还好。

ICU里的护士都面无表情,看起来压力不小。护工阿姨倒是热情挺多,跟小萌妈妈一样一直在叨叨叨。

小萌在睡觉,护士姐姐把她喊醒。

“萌萌呐“

——“爸爸“

一看就是没睡醒,戳醒她。

——“丁丁呀“

“奥,你还认得我啊“

——“我怎么会不认得丁丁啊“

萌萌说热热,我帮她呼呼。

萌萌说靠背高了,我帮她调低一点。

萌萌说抱枕碍事,我帮他拿到一边。

萌萌说想我抓她小手。

萌萌撅起小嘴说想和我亲亲。

——“想和你一起睡觉觉“

“你现在满脑子都是啥。。。“

——“我想出去玩“

“等你好了就带你出去玩啊“

“你还记得丁丁在哪里上班啊“

——“上海的。。不记得了“

“我问问你啊,你还记得潘X么?“

——“哎!记得哎“

“李XX呢“

——“嗯“

“窦XX呢?

——“记得,是我高中同学“(其实是大学室友)

"高可X呢?“

——“不太记得了“

“慢慢你就都记得了。“

——“戒指不见了!“

“戒指帮你收起来了哈“

“吃点草莓么?“

——“好!“(高兴)

护士姐姐说最多吃三个,怕拉肚子。

我喂了四个。

昨天护士说她什么都吃不进去,非要爸爸来喂才肯吃一点。今天看起来胃口好多了。

——“我困了“

“那我走了,本来还有7分钟时间的“

——“不要“

掏出她的手机。

——“这是我的手机哎“

“你会玩么?“

——“我好像会玩了,但是现在不能玩,等我出去再玩“

——“我困了“

临走。

“你明天想让你爸爸来还是你妈妈来啊?“

——“我想让你来。“

一天一天在变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