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thsman


乐极生悲,苦尽甘来。


小萌加油啊(05)

今天是4月22日,事故已经过去了6天。昨天从ICU里搬到了普通病房,单人间,环境挺不错的。不用跟隔壁病房一样闻臭脚和忍受病友外放刷抖音。除了楼下的打桩机一直还是嘟嘟嘟的不停,想必明天应该能消停了。

昨天小萌还不肯吃东西,不肯吸氧,一直闹着要起床,一直想挖耳屎;今天也不怎么耍脾气了,略微通了点人性。总感觉是有点倚病三分醉,有人过来看她的时候表现的一副认真休养讲道理懂人情的感觉,人一走就又原形毕露。

过来看她的师弟师妹们现在基本都能叫得上名字了。家里的远房亲戚过来叶基本都认识了。一时能想的起来的朋友名字也都记得。昨天问他记不记得“高可X“,她说就是那个“小小的“,今天也已经能记得是大学同学了。

感觉她还是有很努力在回忆,不想让别人失望。每次有人来拜访之后都会一直喊累累。

拿来她的手机,问她这个是谁:

她说是她老婆。

忽然想起来四天没碰过游戏了,正好赶上了yys的up,用她的号怒抽了一波。不好意思,一百抽只抽了一个缘结神。

今天的日子好过多了,盯一盯药水,玩一玩游戏,哄一哄妹子,接待接待亲戚。晚上出去散散步,吹吹牛。过两天应该就可以回去工作了(我攒了快三年的年假就这么都没了),可还真有点舍不得医院。

现在最大的挑战也就剩下哄她尿尿拉粑粑了。现在的我深刻的理解到了:

尿管和开塞露真是个好东西。